w66利来国际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:13856234120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 > w66利来官网 >

上海疫情下,癌症晚期老人自残!与老伴安详度过人生最后一周

上海疫情下,癌症晚期老人自残!与老伴安详度过人生最后一周
  • 产品名称:上海疫情下,癌症晚期老人自残!与老伴安详度过人生最后一周
  • 产品简介:html模版 上海疫情下,癌症晚期老人自残!与老伴安详度过人生最后一周 在距上海东方明珠塔不远的一间临终关怀病房里,两名老人克服了疫情封控终于相见,坐在一起拥抱痛哭。肿瘤科医生张?文看着他们,“患者是癌症晚期,在妻子来之前,他焦虑,甚至有自残倾向

产品介绍:

html模版上海疫情下,癌症晚期老人自残!与老伴安详度过人生最后一周

在距上海东方明珠塔不远的一间临终关怀病房里,两名老人克服了疫情封控终于相见,坐在一起拥抱痛哭。肿瘤科医生张?文看着他们,“患者是癌症晚期,在妻子来之前,他焦虑,甚至有自残倾向。在得到妻子的陪护后,生命的最后一周,他非常安详。”

浦东新区是上海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,疫情暴发后,张?文所在的国药长航上海长航医院就在浦东。

“我们这里有癌症晚期、肾移植后的患者,还有很多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,有的已经没有了自主意识。我们必须坚持运转,照顾好这些患者。尤其是癌症晚期患者,我们的关怀病房能够照顾他们最后的时光,让他们带着尊严离开。”上海长航医院副院长田光蕊告诉北青报记者。

△长航医院的医护(受访者供图)

150多名医护人员吃住在医院

疫情暴发后,医院开始闭环管理,150多名医护人员吃住在院中。田光蕊说:“包括我们的院长和另几位院领导在内,许多员工没回过家一天。”

以往医院从未遇到要保障这么多医护人员住宿的情况,“我们挖掘了所有能挖掘的地方,有些医护人员睡在科室办公室里,有的住到了我们以前废弃的一栋老宿舍楼里。许多员工几乎没有正常的床可以用,睡的是地铺、诊疗床和避免失能患者患上褥疮的气垫床。”说到这里,田光蕊有些哽咽,“从两三天,到一个多星期,再到现在三个星期了,看到大家坚守得这么苦,我感觉非常难受。但我们也无暇考虑以后的事,就想着把每一天的事情做好。”

“在医院的医护都有自己的家人,可为了照顾患者,他们坚持住在医院里。”田光蕊说。

疫情中的肿瘤科医生

为无法当面帮助患者而哭

“患者家属将病人交给了我们,就是我们的责任。”田光蕊说,医院肿瘤科在2015年被评为上海市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,拥有专业的临终关怀病房,医护人员会尽力缓解癌症晚期患者的病痛,让患者带着尊严离开这个世界。

资料图

张?文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,从3月7日开始,她基本驻守在医院里,3月26日最后回了一次家,3月27日至今,一直在医院。

这期间,张?文哭过,“有一天,我的手机一天接到了50多个电话,有些在这治疗过的肿瘤患者会找我咨询,因为封控等原因,我只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居家的健康指导。那一天我哭了,我多希望这些患者能够来到医院,让我当面帮助他们。”

“还有一天,有一个需要化疗的病人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后,由专用的车辆转运到我们医院,我们穿着防护服,和病人进入单独隔离的诊疗室,直到治疗结束,由专车将病人送回家,已经一天过去了。”张?文说,为了保护病人和自己,他们在治疗中都要穿上防护服,穿脱防护服要花上不少时间,防护服里很闷热,“在疫情中治疗一名患者,整个流程下来要比以前多花两三个小时。”

癌症晚期老人和老伴疫情中重聚

安详度过人生的最后一周

“无论我们多么用心地照顾病人,都比不上他们自己家人的陪护所能带来的安慰。对于癌症晚期的患者更是如此。”张?文说,疫情严重导致小区封控,不少癌症晚期患者的家人很难来医院陪护,“有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先生,乐橙lc8到就送38元,癌症晚期,耳朵不太好,跟他沟通起来需要用很大的声音讲话。他和妻子几十年没有分开过,这次因为疫情封控的原因,老伴没办法来医院陪护。”

张?文说,那几天,老人的情绪非常差,不爱搭理医护人员,甚至出现了用头磕床的自残倾向,“为了保护老人不受伤害,我们有专人和他住在同一间病房。”

通过各方努力,老人的老伴在确保符合防疫要求的情况下来到医院,穿着防护服来到了老人的病床前。“我看着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,没说什么话,就是流着眼泪,紧紧地抱在一起。那是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周,他的老伴一直陪在他身边,那一周老人一直很安详。”

资料图 图文无关

医护人员会尽可能满足老人们临终前最后的心愿。“我们医院所在地是很繁华的地段,出门就有面包房、超市,有些老人临终前想吃好吃的,之前叫个外卖就给送来了,可随着疫情变得严重,这些都没有了。”张?文说,有一天,一名乳腺癌晚期的老人想要吃草莓,“我们把这个需求发给了患者家属,家属想方设法买来草莓送到了医院门口。一般来说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每天分早、中、晚三次去取家属送来的物资,做好消杀再送进医院,可那一天我们觉得草莓太容易坏了,赶紧找人取来草莓,洗好后将新鲜的草莓送到老人手中。”

生命进入倒计时的老人说

“等疫情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旅游”

“很多老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,他们仍对未来抱有期待,有一位癌症晚期的患者,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,在大约两周前忽然对我们说,等疫情结束,要感谢我们,和我们一起出去旅游。虽然知道这一切已经不可能了,但我们还是告诉老人,要好好配合治疗,等疫情结束我们一起出去玩。”张?文坦言,信念是有些老人生存下去的寄托,“我觉得不能把他们看作病人,要用心对待、照顾,这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其实,张?文的父母也感染了。“我的父母今年70多了,生活在上海的一处老小区,那里是上海最早封控的地区之一。4月初的时候,我妈妈检测阳性,已被送往方舱医院。今天我收到消息,我爸爸也检测阳性了。”说到这里,张?文又哭了。

张?文说,她爸爸已被安排22日入住方舱医院,“我妈妈是无症状感染者,我爸爸目前也没什么症状,我给他们说了健康管理的注意事项,让他们一定照顾好自己。我在医院照顾这些老人,确实没办法帮到他们,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我的工作,希望疫情能够快快结束。只有整个上海好起来,我们每个人才能好起来。”

文|北京青年报记者 屈畅

原标题:上海疫情下,在临终关怀病房,癌症晚期患者终于和老伴相拥在一起……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相关产品: